马家騄:九十不老

2018-05-07 2688次浏览 分类:金秋风采

五支部 马家騄

 

  我是1928年生人。算起来,今年应该是九十周岁。自我感觉还不老,虽然不能像年轻人那样蹦蹦跳跳,但也不像有些老年人那样步履蹒跚,走路还算轻松,速度也还可以。

去年去杭州旅游,过安检要拿身份证。检查员看了吓一跳,说你都九十了(南方人讲虚岁)还出门来玩?引来一些人围观。七嘴八舌:“哪像九十”“说六七十都有人信”。

有色协会老丁就问过我:你有什么窍门,给我讲讲你的养生经。我半开玩笑说:四个字,吃喝玩乐。当然这是说的离退休后三十年干的主要事。

有位文化名人文怀沙,92岁那年有人问他:您老今年高寿几何?他捋着飘飘若仙的银鬚说,46公岁。把92岁当46岁过,这就是他的心态。今年他已108岁,至今还健在。

世界上,百岁老人不少。有个资料,不知道是哪一年的,说有34万人。中国百岁老人前两年说有四万多人。其中女性三万多,占了四分之三。专家预测,因这些年战乱少,生活安定富裕,医学发达,百岁老人还会大大增加。到本世纪中叶,全球百岁老人将达到六百万人以上。中国进入新时代,反贪治贫,改善民生,相信百岁老人会成几何倍数迭加,不会再是稀有“动物”了。

现在讲养生长寿,无非是这几条:戒烟限酒,膳食平衡,适当运动,心态平和,和基因、遗传关系不大。一般都认为心态平和是最主要的,占了百分之五十。

心态平和,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人生坎坷,一生总会遇上大大小小不顺心甚至事关个人家庭命运前途的大事。

做到心态平和,我体会最有效的办法是自我化解内心矛盾。先说一件小事。前些日子去铁路医院,地铁好挤,好不容易挤上去,想占个座。只见许多年轻人只顾说笑,低头玩手机,没人给我让座。我想他们或许没看到我,又或许看我还年轻,又或许他们工作很累,换位思考一下,自己多站一会也无所谓,不生气,反而有些自豪呢!

遇到大事也不必抱怨、自责甚至夜不能寐。我今生曾下放农村劳动一年、撵出北京去边疆包钢二十年、文革挨批斗、当牛鬼蛇神,干出砖工、烧石灰窑,家里亲人文革自杀坐牢.....但我仍然感到自己非常幸运,在这样一个大变动、大折腾的时段,居然侥幸地活了下来。而且毫发无损。在人生底层时又交了许多工人农民朋友,日子过得蛮好。苦不苦想想两万五千里,冤不冤想想刘少奇彭德怀。我再抱怨也没有他们这些我崇敬的老革命受到的冤屈大吧。孟子不是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大任倒是没有,但对我这个三门干部来说下基层、干一点苦活却是十分有益的一种锻炼。

这是一种比较法,和比自己境遇更差的人比,和比自己更倒霉的人比。尽量去适应新环境,学习新的东西,这也是一种心理调适,感到我还很幸运,比起他们来说我不是最差的。

现在受骗的老人很多。我也不例外。理财骗、保健骗、养老骗,都经历过。股票也买过。人生百味都要尝尝。我上过理财课,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好吧,试一把吧。先选了家比较可靠的公司,果然一年后收入利息超过了银行利息。接着加多投入,利滚利本利不少了。正在打算撤出,公司突然倒闭资金链断裂。碰到这种事也只能想开些。你当下有退休金,生活无碍,无非是少些存款,将来遗产少些,儿孙们也不在乎这些钱。这又自我化解了。

有人说我这是阿Q心理。我觉的老了是要有些阿Q精神。你又无法改变现实,只能吞下这口苦果。与其愁天愁地不如逆来顺受,别气出病来。老了最怕生气,尤其是生闷气。生一次气等于中一次毒,这是致病致癌重要因素。

说完心态平和,接着讲讲我的吃喝玩乐。离休后有大把时间。有人劝我出任第二职业。我坚辞不干。开始迷上了打游戏机。超级玛莉、俄罗斯方块、魂斗罗、桌球游戏……一关关过,打得手发麻,饭也顾不上吃,连打六个小时。打游戏的热情过去了,反思这也不是混时间的好办法,决定改变漫长的退休生活方式。

退休了没有了工作,组织上给你福利退休待遇,是让你健康地幸福地安度晚年。怎么办?还是一个字学会“玩”。开始玩电脑,玩微信、玩麻将,出国玩、国内玩……玩电脑学会了发邮、看新闻和各种评论、网购、面聊、外卖;玩微信,把多少年不见的老同学、老同事、老亲友联系起来。不出门就可聊天。在国外的儿孙也在微信上打招呼、谈天说地,秀美景美食。

现在我的生活很规律。上午早餐后去公园转转,跳一会儿舞,做一些简单的体操。下午午睡后去老干部活动站玩两小时麻将,晚上,看一会电视新闻或玩玩手机,看看心爱的书。没有孤单寂寞的感觉。

同学同事同龄人有的离去了。网聊也只剩下三五人。我就有意识在年轻人中寻找网友。旅游、办事中结识的年轻人,他(她)们新的观念新的见解新的网络语言启发我不断更新陈旧思想,了解年轻人的视点。

网上有人建议七十不出国、八十不出市、九十不出门。这完全要看各自情况来决定。其实我出国最多的次数是八零以后。那时的收入也多了,有了网更自由了,想走就走。

会玩很重要。玩得高兴会给你的健康寿命加分。一个人如果整天高高兴兴,嘻嘻哈哈,而不是愁眉苦脸,什么病会找上门来呢!如果有一天玩不动了,只想躺下了。那么离生命的终点也就不远了。

我多次说过,当下是我九十年来经历过最幸福最好的年代。活过一百岁并不是奢望。名人如周有光、杨绛、文怀沙,革命老前辈如宋平、焦若愚、袁宝华……都活过百岁。有的至今还活跃在舞台上。托改革开放和习近平新时代的福,我想再健康地多活若干年,亲眼目睹我们国家跨入全面小康、基本实现现代化的时刻。九十不老,一百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