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鑫全:难忘的记忆

2019-04-28 715次浏览 分类:金秋风采

难忘的记忆

赵鑫全

我爱读毛主席诗词,也常作为练习书法的范文,《送瘟神》是毛主席看了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特写《第一面红旗》,报导江西省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后,“夜不能寐,微风拂照,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写的两首律诗,每当我读到它,总会动情地想起在初中时的一段难忘经历。

血吸虫虽是一种幺么小虫,寄身在人体内,血吸虫病(俗称大肚子病)广泛流行于我国南方,不少人因病死亡或丧失劳动能力,毛主席把它譬作“瘟神”,写下“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的诗句,危害极大,是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个顽疾。我家乡江苏太仑县也是重灾区。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高度重视血吸虫病的防治,南方各省刚一解放就把这一问题提到日程上来,县里都成立了血吸虫病防治站(简称血防站),大力开展防病宣传活动,公共场所到处张贴宣传画,宣传血吸虫病的危害,普及血防知识,有一张画面是一个男青年,上身裸露着,因病骨瘦如柴,挺着个大肚子,十分可怜,令人寒慄。由于刚解放,卫生医疗条件差,尽管如此,政府还是采取了不少实际措施:例如加强粪便管理,保护水源,不许居民河里洗刷马桶,由农民挨家收集,带到池塘里洗刷,也为积肥。对粪池、露天厕所洒石灰消毒。发动群众灭钉螺,严控血吸虫传播渠道;教育大家有条件的尽量饮井水,用河水的或用明矾净化,或水在缸里静放一段时间再用;开展血吸虫病普查,有病早发现,政府给予免费治疗。

1952年我上初中二年级,年初血防站的同志来学校搞普查,发现二、三十个同学已被感染,我不幸是其中之一。领导上高度重视,利用当年寒假,集中隔离治疗。于是我就住进了由教室改设的临时病房。治疗由血防站负责,所有费用(包括伙食费)全免。治疗方法,主要是向病人静脉注射一定量的酒石酸锑钾针剂,使体内血液含有一定的毒性,毒杀血吸虫,达到治疗目的。由于此药毒性大,副作用也大,对人体脏器都有影响,因此住院期间,不准下楼,更不能剧烈运动,还告诫我们不要看书,每天打一针,直到剂量打够为止。大夫每天早晚两次查房,监测病人血压体温、心率等,观察身体状况,过几天化验一次大便。刚入院几天,反应不大,大家都还有说有笑,过了几天,开始恶心、呕吐,有的会发烧、连饭都吃不下了,要输液,只好暂停注射。我病情算轻的,体质不差,不良反应就轻一点,但也必须老老实实躺着,不敢乱动,每天按计划打针吃药。就这样在病房熬了20来天,待剂量打够了就停针,不良反应慢慢消退,而体弱的同学因中间停针,剂量不够必需补针。领导上对我们十分关心,常来看我们。治疗过程中,有的同学因体弱药的不良反应过大,有时会出现突发状况,大夫、护士组织抢救,请县人民医院大夫来会诊,场面惊心动魄。我们二、三十名同学有幸在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和呵护下,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后出院,在家调养数日,体力慢慢恢复,便高高兴兴上学去了。这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因为我才十几岁,第一次进病房,也是第一次离开父母那么长时间。

血吸虫病流行在南方十二个省,危害百姓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根治难度极大。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为了百姓健康,下最大的决心要送瘟神,这是为百姓干了一件造福千家万户、功德无量的大好事,这也让我能理解为什么毛主席看了根治血吸虫病后会如此喜悦命笔作诗。我和同学们是幸运的,有病能及时发现,得到及时治疗,如若没有1952年寒假的治疗,决不会有今天的健康生活。习近平同志说“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连想到2003年抗击“非典”,婴儿、孩子和老人都能免费接种疫苗,18种进口抗癌药降价纳入医保,全面深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等关系百姓健康的重大举措,我们都会由衷地感谢党和政府,真是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新中国成立,人民翻身解放,也获得健康和幸福。

 

2019年3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