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离休干部系列访谈之一:费子文访谈录

2019-08-20 186次浏览 分类:增添正能量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离休干部系列访谈之一

 

扎根矿山 献身有色

——离休干部费子文访谈录

 

岁月悠悠,潮起潮落,共和国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了2019年,迎来了她七十岁华诞。在喜迎建国70周年的重要时刻,为感恩离退休老同志对我国有色金属行业的发展做出的突出贡献,局领导带领生活服务处的同志专程来到原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费子文同志家中,通过访谈的形式,一同重温当年创业的艰苦岁月,倾听他对青年一代的寄语。

不改初心,主动接受艰苦磨炼

1947年夏,费子文同志为了不给日益困的家境增加负担,没把初中念完便提前半年考入全公费的四川省立重庆高级工业职业学校矿冶专业。那时,国民党腐败无能,物价飞涨,学生和老百姓生活十分凄苦,使他义愤填膺。1949年初,重庆“4·21”学生运动爆发,口号是:“反饥饿反内战争取温饱”。16岁的费子文积极参加了此次运动并加入了我党的地下外围组织。到1950年全班只有11人坚持到毕业。这时,东北工业部到重庆招聘,这11人中的9人相约瞒过家人,积极应聘。刚到东北时,费子文同志被分配到设在沈阳的东北有色局计划处综合计划科,但是一段时间以后,他觉得自己就像温室中的花朵,机关这些零散的事务性工作违背自己来到东北的初衷。于是他下定决心离开机关,到矿山生产第一线去,在艰苦环境中的实践中磨炼自己,从事自己所学的专业工作。他积极向组织提出申请,起初局机关极力挽留,不予批准,直到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机关紧急疏散,费子文同志如愿被分配到吉林夹皮沟金矿。此矿是我们从日本人手中接过来的,生产技术十分落后,除凿岩为半机械外其余均为手工劳动,矿井下没有任何通风、防尘、照明设施。自然环境也十分严酷,长白山下的严冬,冰天雪地、滴水成冰,冬天室外零下20多度,这也让从小生长在“火炉”重庆的费子文,吃了不少苦头。他回忆说 :“那一年的冬天,虽然穿着棉袄棉裤,带着狗皮帽子,可是我的手背和脸,整个被冻掉了一层皮。”尽管如此,他怀着坚定的理想信念,不怕苦,不怕累,虽然在矿井下几次遇险,但依然严格要求自己。起初的时间里按规定与普通矿工在一起,睡50多人的大炕,逐个工序给工人师傅当助手。由于夹皮沟系石英脉含矿,围岩也多含二氧化矽,并全部为干式凿岩,产生大量的粉尘,所以在这四年里,费子文同志不幸患上了矽肺病,此后的几十年里,他一直深受病痛折磨,但是他始终无怨无悔。1952年夏,矿领导把他从技术员提为生产技术科副科长,负责全矿的生产技术工作,当时他才19岁。他动情的说:“我的矿业知识和组织领导能力,从夹皮沟得到锻炼和提高,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也是从这里逐渐成熟起来的,为今后几十年有色金属事业打下了基础。所以我后来一直称这里为冰雪熔炉夹皮沟。去年,我通过中国黄金集团领导,从夹皮沟老工人家里,要来当年下井的柳条帽、电石灯和小手锤,展览在我的客厅里,寄托我永远的怀念。”

杨家杖子的挫败

1954年,费子文同志被派往苏联矿山实习培训一年,回国后被分配到苏联援建的辽宁杨家杖子大北岭主矿工作。那时他意气风发,认为自己有了夹皮沟的经验,又学到苏联的技术和管理,一心要改天换地,在这里大干一场。但是就如同历史是在曲折中前进,盘旋中上升一样,人生的道路也不会永远是坦途。他回忆说:“到了大北岭以后,我急于改变矿里落后的生产面貌,提出了一系列生产技术和矿山管理的建议,虽然这些举措大家口头都说很好,但是一件也落实不下去。”开始费子文同志担任矿山采矿主任,不久任副总工程师、代理总工程师,再后来任总区区长,总区撤销后任大区区长。级别虽没变,但职务越来越低,充分说明他工作的失败和领导对他的失望。事后,他总结失败的教训,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和苏联情况相差甚大:第一,苏联矿山全部是机械化,而杨家杖子却大部分是手工劳动。第二,苏联实行“一长制”,延续在战争时期的军事化管理,下级绝对服从上级。而咱们实行的是集体领导、分工负责制。第三,苏联矿山的领导都有较高的文化专业知识,工人也一律经过半年以上的技术培训才允许上岗,而当时我国百废待兴,领导多为从军队或地方转业,专业知识不足,工人基本上是文盲半文盲。在这里工作了3年时间,他深刻的领悟到必须一切从实际出发,才能做好工作,改变我国矿山落后的面貌,而不能照搬苏联的经营管理模式。以及那时我国已开始与苏联决裂,正批判其为修正主义,已不是我们学习的样板。而当时我对政治十分迟钝,这是又一教训。

厚积薄发,转战晋赣大显身手

1958年,费子文同志被选调到当时中国四大铜矿之一的、新开发的山西中条山有色公司工作。在这里他从科长、副处长、处长到公司副总经理一干就是22年。每年有近一半时间都是在其所属的三个矿山里与技术人员和矿领导研究讨论如何改进生产技术,尽快达产达标。有了夹皮沟的经验和杨家杖子的教训,还有苏联学习到的先进技术,他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根据矿体的情况,和大家一起在矿山设计和生产技术上做了一系列大胆的改革,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其间,他还曾借调到冶金部半年,带领专家学者到江西德兴主持制订江西铜基地的发展规划;到湖南柿竹园多金属矿,主持该矿初步设计的审查,部有关领导十分满意。以及他经过调查研究,大胆提出了与冶金部不同的矿山生产方针,写出论文,上报冶金部并在全国有色杂志上发表,引起领导的重视和赞许。

1980年,时任山西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副总经理的费子文已经接到了担任山西省冶金厅副厅长的调令,但他却带着一家老小头也不回地到了江西,在江西铜基地总指挥兼书记茅林同志的领导下,担任江西铜基地副总指挥兼德兴铜矿矿长,而全部精力是用在德兴。当时德兴铜矿投产后9年日产量仍未达到1万吨的设计目标,费子文经过调查研究发现,主要薄弱环节有两个,一是铁路运力不足,他同大家商量决定,对铁路进行重轨替换,矿车换大,电机车换大,新设先进的信号系统,一举将日运输能力提高至3万到4万吨。二是当时江西供电不足,选矿厂不能满负荷运转。但是他听有关同志反映,供电并不均衡,每月和每天是有时多有时少。于是他又同大家研究决定,通过冶金部调来两台球磨机,装在原来8台球磨机旁。电力不足时少开,电力足时10台满负荷运转。还实施了其他环节的技术改造和实行计件工资等一系列有效措施,因此德兴铜矿很快达到并超过了设计产量。此后又利用创收的自有资金进行5000吨/日规模扩建,以及按照长远规划,进行1.5万吨/日的二期建设,以上所有举措,均得到总指挥部的同意与支持。1982年末,基地总指挥部撤销,成立江西铜业公司,直辖五矿一厂,他被任命为总经理。

费子文回忆说:我在几十年的工作中,有三次刻苦学习。一次是在夹皮沟,我利用紧张工作后的业余时间,全部阅读了日本专家为夹皮沟一年制的采矿训练班所写的专业教科书。第二次是在中条山,从1961年到1966年,我参加了在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矿山开采专业的函授学习,使我的专业理论水平大大提高了一步。第三次是在“文革”后极“左”的余波中,“靠边站”两年,我充分利用这段时间,自学英语。这使我在1982年从德兴到澳大利亚开办的矿山考察中能粗浅的听取现场讲解和熟练的阅读有关资料,回国后写成出版了十九章12万字的《布干维尔斑岩铜矿》一书,在冶金部和德兴铜矿引起不小的反响。

 1983年初,国家决定把有色金属从冶金部分出来,成立直属国务院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除直辖321个企事业单位外,还代管全国有色工业。三月中,中央任命邱纯甫同志为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他为总经理、党组副书记。1986年5月中,董事会撤销,由他任总经理和党组书记。

费子文同志在总公司任职期间,在领导班子成员共同努力下,结合实际,认真贯彻党中央和国务院一系列关于改革开放的重要方针政策。区别企业情况实行多种形式的承包经营责任制;组织学习“金川经验”,大力推进科技进步;创建深圳有色金属期货交易所,促使有色金属产品价格市场化;召开四次矿山会议,树立铜陵安庆铜矿、郑铝夹沟铝矿等新模式办矿样板;建立矿山多种经营中心,鼓励和补贴资金促使其开展多种经营;对末期矿山实行转产分流;进行股份制改造企业试点;用“三个层次、三个中心”构建总公司管理体制;加强进出口贸易,与国际市场接轨;以及建设精神文明等。那时,总公司拥有88个矿山,国家外汇短缺,不能像现在这样大量进口矿产品,如果矿山不加快发展,有色金属产量便不可能年年增长。

1983年到1994年,全国有色金属产量从133万吨增加到400万吨,利税从21.7亿元提高到62.3亿元,出口创汇从3.7亿美元增长到18亿美元。后者分别为前者的3倍、2.8倍和4.8倍。

费子文同志说:“尽管取得了这些成绩,但这只是后来有色行业灿烂辉煌的一个序幕。而且那些年里我的工作也有不少失误,如对白银公司引进不够成熟的国外技术建铅冶炼厂失败,损失了投资;江西铜业公司与上海冶炼厂的联合也不成功。此外使我感到遗憾的是,1986年国务院决定加强钢铝建设,规划要增加50万吨电解铝的能力,并同意引进外资,我们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决定在河南焦作建一个世界第一流的包括氧化铝、铝加工和发电厂在内的年产50万吨电解铝的联合企业。后来外资撤走,此事遂成泡影。

在年过60岁后,作为一名老党员,费子文同志选择了激流勇退,多次写信给国务院总理和去中组部请辞,谢绝其再三挽留,坚持把位置和机会让给比他年轻的人。1994年9月在总公司工作11年半之后,费子文同志离开了他无比热爱并为之奋斗一生的有色金属工业。先后入选全国人大财经委两届共10年,2004年离休。虽然费子文同志已经离开有色20多年,但是他依然关心着我国有色行业的发展,他说:尽管有色总公司解散了,但是有色行业更加蓬勃发展,还有很多民营企业兴起。但是有色行业没有集中的领导,所以要警惕重复建设等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殷殷期盼,寄语有色青年一代

最后费子文同志说:中国共产党是新中国的创建者。70年来,在党的领导下,人民生活大大改善,经济建设突飞猛进,总产值已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希望有色青年一代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要坚持进取精神,胸怀大志,脚踏实地,克服浮躁。在成长过程中遇到艰险不畏惧,碰见困难不放弃,遭受挫折不懊恼,要迎难而上,坚持不懈。他还说:“现在的青年一代文化知识水平高,与我们那个艰苦的年代相比,生活和工作条件都很好,要倍加珍惜。但是现在社会虽然充满阳光,但也有阴暗的诱惑,我希望大家不管在任何岗位上,都要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或优秀公民。

我目睹有色领域里有的工作曾经很有成效的干部,当上升到厅局级甚至省部级之后,本来生活待遇已十分优厚,但私欲膨胀,贪污腐败,终于难逃法网,沦为阶下囚,令人感慨不已。

作为一名建国70周年的见证人和建设者,有色金属行业的奠基人之一,费子文同志用自身的奋斗历程,带着我们全景式地回顾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他在有色金属行业的工作历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70年来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这些宝贵的历史经验,将激励我们逐梦、奋进、再出发!

 

              (采访人:生活服务处副处长 张维)